栏目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校园文化 > 山西警专报 >
西湖棋盘山上隐藏坟冢群 文保部门:为清代墓葬群
时间:2017-11-29  来源:未知  作者:山西警官高等专科学校

丁云川在家中,展示本人就棋盘山“野冢坟”的研究结果。

  上千个石碑标有奇异数字

  西湖棋盘山上隐藏坟冢群

  中国茶叶博物馆双峰馆区邻近,西湖棋盘山上的草木旺盛处,居然隐藏着千座坟冢。

  昨天,从杭州市园文局、杭州文史喜好者丁云川先生处传来消息,这千座坟冢作为清代墓葬群被列为2017年最新梳理出来的杭州市文保点之一。

  清代墓葬群首现真容,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会安身此处?昨天,钱江晚报记者跟着杭州市园文局相关工作人员和丁云川前往踏访。

  青石碑大小如“铅笔盒”

  粗略盘算有将近1200块

  棋盘山墓葬山头距离最近的双峰村村民家不外10分钟脚程,山脚下是闹市,石块铺就的便道上了坡就没有了,倒是野猪、蛇类等经常在四周出没,周围草木森森,昨天的暖阳简直洒不到山路和坟冢上。

  带路的丁云川先生今年76岁,他是杭州历史学会、杭州古都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首届中国文化遗产维护年度出色人士。20多年来,他走遍西湖环山,寻找名人墓葬。

  在一处“严防野猪夹”的提示牌处,丁云川转入一条蜿蜒向上的小道。小道坑坑洼洼,不断覆有倒伏的枯枝败叶。行进不多久,丁云川指着小道右侧草木掩盖着的一块石碑说,“这就是了”。

  最先被发现的石碑埋在土中,青石材质较为毛糙,石碑正面刻有序号,露出地表20厘米,厚度不足10厘米,宽度10多厘米,可以一手握住,体量跟小朋友用的铅笔盒差不多。丁云川说:“下边的石碑很多已经在之前被损坏了,再往山上走会多一些。”

  山道一路蜿蜒向上,两侧的石碑也越来越多。石碑埋在土中,碑后有比较规整的石块,半人左右高,碑前依稀可见平坦的台面。不少石碑上的字迹已经难以辨清,还长满了青苔。

  一路走来能够看出石碑群循着山势而上,大体如梯田般排列,沿着小道分为左右两侧,碑后都有垒就的石块。

  钱报记者发现了一排9块较为完整的石碑,靠近路旁的石碑刻有“右四百O六号”字样,九块石碑刻的都是简体字。越往山上走,石碑的序号越大,记者向棋盘山高处持续寻找,可以识别出左右两边的石碑,有一块编号是597,另一边的一块也是500多,粗略计算,这处石碑群有将近1200块碑。

  “这么大规模的石碑群,还带着序号,真的很少见!”丁云川说。

  爬山爱好者发现墓葬群

  九旬村民说父辈往事

  那么,这一处神秘的石碑群毕竟是如何发现的呢?

  2016年5月的一天,丁云川的同事何江来到棋盘山登高健行,一片荒山中,何江忽然发现了一排排的石碑,上边还标着序号:“左XXX号”、“右XXX号”。他马上邀丁云川一起探访。经过仔细勘察,丁云川发现石碑都耸立在驳过?的石?上。根据碑群的规模形式,丁云川当时预测可能跟战争有关。

  “这一特殊的墓葬形式在杭州仍是第一次发现,很有价值。”丁云川说。为了挖掘石碑群的真相,他先后5次来到棋盘山。今年1月,丁云川在山下遇到了几位村民,聊起了山上的石碑群。从前照管过棋盘山、天马山、双峰这一带的陆建华老人说,他认为石碑群是“野冢坟”,从山下到山上有三十多排,一个阶梯一个阶梯排上去,毛估估有一千多座。据说石碑群在祖辈时就有了,有一百多年了。六十多年前,有不少石碑被村民拿去修房子,但碑的来历他也说不清。

  昨天,在双峰村里鸡笼山陆家湾,钱江晚报记者找到了91岁的陆友发白叟。“我十多岁在山上玩的时候,就见到过它们了。”陆爷爷瞄了一眼记者手机里的墓碑照片,“我爸爸说,他也是小时候就见到了。”另外三位同样姓陆的村民,分离是50多岁、60多岁、70多岁,也都证实了老人的说法。

  按村民们的说法,这个石碑群应该有百年历史了,会不会是当时的清政府或者富有商人修建的义冢?

  在一些史料上,也确切有修建义冢的记载。依据丁丙编撰的《庚辛泣杭录》,左宗棠克复杭州后,曾在杭州城厢内外各处收埋殉难骸骨,并建“义烈遗阡”忠祠,有清波门外的净慈寺左,还有钱塘门外岳王庙右、钱塘县、仁和县等处。这些冢墓的数目和地点记载得清清晰楚,唯独没有棋盘山这处,这么大规模的冢墓好像没有理由不被记录。

  已被纳入新的杭州文保点

  后续将进行勘查考古

  杭州历史上大的战事并不多,丁云川偏向于这些石碑是太平天国时代太平军阵亡将士的墓葬。

  据文献记载,太平军曾两次攻陷杭州,曾在西湖上、九里松附近与清军产生过交锋,而且太平军曾在棋盘山扎过营。《杭州历史大事记》记录:1860年,为解天京之围,忠王李秀成曾围魏救赵,奔袭杭州,扎营于棋盘山、万松岭等地。丁云川以为,石碑很有可能是当时占领杭州的太平军将领听王陈炳文收敛战死的太平军士兵遗骸而修建的。因为当时的太平军士兵多是农夫,姓甚名谁也没有记载,就用序号取代了。

  那么对于这些石碑群,杭州市园文部门怎么看?

  今年5月,灵隐治理处文物管理科王丽雅科长约请了杭州市原园文局副局长陈文锦、杭州市政协文史委原副主任王其煌等与丁云川来到棋盘山实地勘探。专家们判定这处大规模的墓葬为“政府行为”,初步剖析为清代。但详细的年代仍需挖掘和测定,是否太平天国将士墓葬,则需要更进一步的考古。

  今年8月25日,杭州市园文局发文,将此处墓葬作为最新一批颁布的杭州市文保点之一。

  墓碑上的字,如“三百二十六号”,为什么不是繁体字?清朝时,也会用简体字吗?杭州市园文局相关文物专家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简体字计划,并不是凭空来的。简体字并不是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才有,许多简体字实在之前已经一直在应用了。

  既然成为了文保点,接下来要怎么保护?“先进行范围勘查,然后有一系列的事件要做。”杭州市园文局相关文物部门的工作职员说,他们将进行资料收集、影像收集、野外考古等,同时验证墓葬更详细的来历。本报见习记者 杨一凡 本报首席记者 杨晓政 文/摄 本报记者 林云龙/摄